?#24187;?#35760;住【新笔下文学 www.iejkd.club】,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为防盗章~请再多买几章支持作者哦么么哒

    女人?#35835;?#19979;, 颇微黝黑的麻子脸因臊意上涌深了几分,“你──”

    “你啥你,医生说住院就是住院, 你们为省那点钱, 人要是怎么样出了人命,你要负责是不是?!”对于这种人,护士见多了,老实不?#25512;?#30340;说着。

    话落,似是想起什么, 又接着道:“李慕妍有医生嘱咐,需要住院两天观察状况, 至于?#25991;?#33459;, 人根本没咋样硬要住院, 简?#31508;?#28010;费国家资源!既然你们要省这点钱, 那我就帮你们办理?#25991;?#33459;的出院手续。”

    见火烧到自己身上,?#25991;?#33459;顿叫:“护士我身体不适不想出院!”

    “医生说你根本没咋样,骗谁阿?”

    众人本就是打着让?#22235;?#19981;住院就不住院的省钱主意,此时听护士这么说, 知晓李慕妍是医生承认状况不好,便也没再扯着李慕妍不放, 赶紧点头应允护士?#25991;?#33459;出院的事。

    “好, 那就麻烦护士办理?#25991;?#33459;的出院手续……”

    “你们!我真的不舒服!”?#25991;?#33459;做着垂死挣扎, 一点也不想就这么回去休养。

    然而做为出钱承担医疗的村民, 哪容她这般, 而这会做为肇事者之一的苏巧眉,她哥哥──也就是苏家庄的生产大队长苏爱国,一直没开口的他也于这当下出声。

    “何知青,你看起来精神颇好,那来的不适不舒服?我看是太舒服了才这般。”对于这个?#19981;?#25343;鼻孔看人,做事不麻利的?#25991;?#33459;,苏爱国是一丁点儿也看不上,至于李慕妍,从不缺工还勤勤恳恳的干活,印象倒是还不错,就也没为难。

    所以苏爱国话落后,也?#36824;芎文?#33459;意愿,迳?#38498;?#25252;士道:“就麻烦护士办理?#25991;?#33459;的出院。”

    苏爱国的态度一下就让?#25991;?#33459;委屈的眼睛都红了。

    “大队长!”?#25991;?#33459;叫唤,但这时根本没有人理她。

    而她这姿态让李慕妍瞧了,心理暗自撇了撇嘴:让你作!

    心里是这般嗤声,到底还是松了口气,只觉?#20160;?#36865;糖的举动真真是做对了。

    要回病房前,她想着自己还得在这住上两天,加上人?#21307;?#20102;她洗洁精,便将未揣热的大白兔奶糖给了护士,不料临时的举动得到护士围护,真是意外之喜。

    “那你们谁跟我过去办?”护士道。

    “我就跟你过去。”苏爱国说,也于这会朝村民说:“既然李知青的伤需要住院,我们也别硬要人?#39029;?#38498;,省得到时真怎么样赔不起。”

    有大队长带头,家属们哪还造次,无不点?#35828;?#22836;,而那位被护士挤怼,一直针对李慕妍的插腰麻子脸女人,这会也没了话。

    闹剧闹完,家属有的关怀了两句有的迳自离开,到最后人都走时,丁小兰没好气囔:“这都啥人真是。”

    李慕妍笑笑不语。

    她这般?#25512;?#26679;看的丁小兰不住为她抱屈,许大平亦也说了几句,邵承志倒是没说什么,只?#39318;牛骸暗然?#25105;们和?#25991;?#33459;一块回去……”

    他话还没说完,丁小兰就翻了白眼并打断,“我才不要跟这个黑心货一块儿走!”

    “我也是。”许大平跟着表态。

    两?#35828;?#24213;年纪不大,不知这样会得罪人……邵承志看着两人及生着闷气的?#25991;?#33459;,只觉看到过去的自己。

    但却没多说什么,就点头,“嗯,我知道了。”

    邵承志下乡多年,能在知青点里被马首是瞻,主要是他为人?#19981;?#20570;事勤快也讲求公平,又像个老大哥一样照顾着人,便也得到不少敬重。

    他的话,知青们都会听。

    但这,还是看事情的。

    处不来的人,当然不可能去强求他们要处的来,所以说了这话后,见?#25991;?#33459;的手续办理好,邵承志便和?#25991;?#33459;一块离开卫生所。

    路上,邵承志也没闲着,就问:“对了,给慕妍的营养品你想好要给什么了吗?”

    ?#25991;?#33459;正高?#22235;?#21644;邵承志?#26469;Γ?#27492;时听得这话,好心情立马消的没影儿,不悦道:“能不提她吗?一提,气都上来了!”

    “我只是想了解你准备给人家什么,毕竟是解放jun同志说,支书跟大队长都知道的事,到时问我,我要不清楚可说?#36824;?#21435;。”

    “你随便说麦乳精什么的,呼哢过去就是。”

    听出语意下的意思,邵承志皱眉,“你不会是打算不给吧?”

    ?#25991;?#33459;确实是这么打算,但见邵承志一脸不认同,且?#27492;?#30446;光挟带着异色,便道:“没的事,我想好给什么了。”

    “是什么?”因她?#20160;?#30340;话,邵承志觉得问清楚的好。

    邵承志态度认真,一副马虎不得样,本因他追问而心情不好的?#25991;?#33459;,心情更是差了。

    然而就是心情再差,她还是得说。

    只因邵承志不是那种能被随意呼哢的人。

    “?#25237;?#32592;水果罐头跟说好的五十元。”

    “你刚不是说麦乳精?”邵承志疑惑看着她。

    麦乳精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更甚至得靠关?#25285;?#20197;她家的状况怎么可能拿得到这种‘高档货’,?#20160;牛?#20063;?#36824;?#23601;是随口说说,倒没想邵承志还问上了。

    ?#25991;?#33459;登时不爽道:“那有那种好东西,我家什么状况你不知?”

    “这不是你说了我才问的嘛。”邵承志?#34892;?#26080;语,“水果罐头两罐当营养品太少了,你再多给些。”

    “邵承志!你以为我家开供销社吗?!”?#25991;?#33459;这下是真的气哭了,眼泪吧哒吧哒的掉,也呜咽说着:“你们太欺负人了!一个两个都偏袒李慕妍……我是做了什么才让你们这般待我?!”

    邵承志本还想安慰一下,但听她说的这是啥话,不仅没对自己所为做出反省,还怪上李慕妍!

    她不高兴,他更是不高兴。

    这不是因为李慕妍,是知青里出现这样的人,?#38498;?#24590;么管?

    邵承志一?#26412;?#35757;起了人。

    而这结果,便是闹的不愉快,以不欢而散收场。

    便也是考虑到这一点,一向众观大局的邵承志,不得不忍受戴明胡薇这些年来的懒……

    可是人总有忍受底限。

    两?#35828;?#25042;简直飙出天际,连新来的知青也看?#36824;?#30524;,吵起来的当下老知青们旧事重提,一下便引爆?#22235;?#26465;名为敏|感的导火线。

    这,真是他惯的!

    邵承志知道。

    便也因为知道,为了挽救……也是给戴明胡薇一个机会,便?#20384;?#30340;警告两人,让其知道,?#38498;?#25379;的工分若没有达标,就甭在一块吃,让他俩人自个搭伙去。

    知青们本还气邵承志又要和稀泥了,可这话一听,多少品出了火|药味,便也没再纠着不放,就想看看这两?#35828;?#34920;现,让时间来证明一?#23567;?br />
    李慕妍没去掺合这事,早早就去歇息的她,次日一觉醒后听得这结果,也没多说什么。

    只因一开始她就知道,分粮分开煮食这事是说的容易做的难。

    所以她没去想过分开煮食这事,只想着如何搬出知青点,有着自己的房子或单间,甚至来个小厨房……

    早饭吃完,病体?#20174;?#30340;李慕妍就想回去躺着。

    放假,不睡个几天养养怎么行?

    李慕妍是个工作时认真干活,放假?#26412;?#36182;在那儿不想动的人,然而有个性子跳脱活泼的丁小兰在,怎么会在这样的休息日放过她呢?

    躺在床上的李慕妍,硬生生的被挖了起来。

    “别躺了,大伙说要去上山挖蘑?#35762;梢安死?#30528;,咱们下乡这么久都没去别的地方玩……”见李慕妍又躺了回去,丁小?#21152;?#23558;人拉了起来,也说着:“一起去吧别再躺着了,?#38498;?#26377;时间让你躺。”

    李慕妍:……。

    若不是知道这?#23601;?#21521;着她,为人心颇大,这会还像是损她来着。

    去山上玩吗……

    看着每天睁眼必能看见的茅草屋顶及似牢房的小窗户,李慕妍表示:嗯……去吧,换个心情也好。

    *****

    坐落武洲市晋江湾上的苏家庄,认真说来并不?#23458;澹?#32780;是个三面被村庄包着,背贴连绵大山的庄子。

    一般村民只会在大山边缘挖?#23433;四?#33735;,身手好点会打猎的,便会再进去些,可说深入里头,却是无人敢,只因这山里不只有野猪熊瞎子,还有狼跟老虎这种危险动物存在。

    像这般的深山老?#21482;?#26412;在大炼钢那会消失不少,本来武洲市的大山也该是那样的命运,但在那当口,晋江的江水泛滥溃堤,湾上人家无不被淹没,抢救都来不及了谁还炼钢,是?#28304;?#23665;逃过一劫,未被祸害。

    未受到破坏的山里宝贝不少,这些年来养活了不少人家,也得到?#35828;?#22320;居民的敬意,殷殷告诫年轻一辈要养护好森林,定下了砍一颗树种三颗树的规矩云云……

    路上,带路的邵承志就这么说着苏家庄及大山的人文样?#30149;?br />
    初次上山的许大平丁小兰及李慕妍听的认真,偶尔来句疑问,老知青也于这时说起当初下乡第一次上山的趣事,众人一时有说?#34892;Γ?#21644;乐融融,俨然看不出昨晚为口?#21018;?#30340;面红耳赤样。

    从知青点走到大山的山脚下,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半小时。

    邵承志得空时都会来大山这改善伙食,几年下来,对这一带也算是熟门熟路。

    ?#36824;?#20877;熟,也比不上当地居民。

    找了几处?#23433;?#19995;生地,皆是被薅秃了样,邵承志建议的说着:“时间还早,要不我们上山吧,山上?#23433;?#23450;是比山脚下多,且要是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打着山鸡兔子呢。”

    山脚下的?#23433;?#20809;顾?#38498;?#39640;,一般要摘到,很难,众人已是扑空了好几处,此时听着上山可能打着野味,当然点头答应。

    沿途的边道路上显见的蘑菇?#23433;?#26089;被摘光,带路的邵承志一会便领着众人往林树?#30828;?#38388;走去。

    林间野鸟啼鸣,时近时?#19969;?br />
    绿树成荫,丛生的?#23433;?#37324;一条被踏平的羊肠小径,众人走在上头,时不时朝旁的?#30828;?#26543;枝?#28044;场?br />
    走在众人之间的李慕妍,呼吸着晨露特有的芬芳及青草气息,精神为之爽冽,积压胸腔里的闷堵郁气也不禁通畅了几分。

    舒服!

    这?#27515;?#23545;了。

    “啊啊啊我看到蘑菇了!”如发现新大陆般,丁小兰惊喜的叫囔。

    白嫩嫩的蘑菇挨着靠在一块,这里一窝那颗树下一小窝,让见着的人心情不禁大好。

    口粮呀!

    见丁小兰小跑过去蹲下就要摘了,邵承志忙道:?#26263;?#31561;小兰!我看看那个能不能?#38405;?#20877;摘。”

    “耶?还有不能吃的?”丁小兰惊疑,她以为都能吃……

    “别傻傻的摘呀,?#28982;?#25688;到不能吃的?#20040;蠹页?#20986;毛病来咋办?”拎着篮子的?#25991;?#33459;,就这么抱臂站在边旁道着。

    一副风凉话样。

    李慕妍蹙了蹙眉。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25991;?#33459;说话时针对性十足,颇惹人厌。

    “小兰,这种颜色鲜艳的不行,要像这种……”邵承志指导丁小兰,许大平跟李慕妍则是旁听着,本是站在旁一副拿鼻孔看?#35828;暮文?#33459;,突地插了进来。

    “这种菇呢,炒跟汆烫都好吃,承志,你说是不是呀。”?#25991;?#33459;借着说话,将蹲在邵承志旁的李慕妍挤到旁。

    李慕妍见邵承志及许大平丁小兰都没发现?#25991;?#33459;的举动,且还一人一句的?#39318;?#35805;,不禁为?#25991;?#33459;这不着痕迹的小动作挑了挑眉。

    敢情的,这针对是对她来着?

    本想去蹲丁小兰旁,但见?#25991;?#33459;和邵承志说话时面上漾着笑,语气有着说不出的温柔,话声里也透着活泼,完全没有和他人说话的高傲时,她动作遽打住,目光落在邵承志面上,随即转向旁的许大平。

    李慕妍:……没有比较没有伤害。

    先前没去注意,这会认真瞧,才发现,邵承志长得还真招人。

    撇开那?#24187;?#20843;几的身量,那笑起来的模样特别迷人,放在后世就是妥妥的男神呀……

    “凝芳,割蘑菇时得这样,不然下次就不长了。”邵承志手把手教着。

    “嗯?我这样不对?”

    邵承志有副热心肠,对谁都?#25512;?#36825;是众所周知的事,但?#25991;?#33459;就不一样了,平?#31508;?#19968;副高高在上,尔等蝼蚁样,此时这般殷切的在邵承志面前表现,举动耐人寻?#19969;?br />
    李慕妍觉得自己解读了什么,不愿去淌情感混水的她,想了想,还是保持点距离为好,便说着:“我去那儿挖?#23433;恕!?br />
    邵承志见李慕妍丢下这话便往旁走去,突地朝大伙道:?#21543;?#19978;不比山脚下,大家先在这区块挖,别跑太?#35835;恕!?br />
    上山就是为了改善伙食,一众应声后,无?#24187;?#27963;了起来。

    这年代的人,就是城里娃也吃过?#23433;耍?#23545;?#23433;?#26377;一定的认知,摘起来没有难度,李慕妍有原身经验,也没难度。

    只?#36824;?#22312;摘挖的过程受限于工具──知青点的工具有限,有的人有,有的人没有,速度跟选择上就有差了。

    ?#36824;安?#38271;在地里,不会跑,众人也就不急。

    没有工具的李慕妍,慢悠悠的挑着鲜嫩的叶子,心里想着:这都上山了,兔子野鸡……也不知有没有那运气碰上。

    天天?#23433;耍?#22068;巴简?#31508;?#28129;出个鸟来。

    嘤嘤?#21360;?#22909;想吃肉!

    炸鸡、牛排、红烧肉、卤蹄膀……就在李慕妍满脑子美食时,旁的草丛突地传出一阵窸窸窣窣声响。

    她抬头,恰巧面前?#22278;?#38075;出了只胖?#19968;鎩?br />
    一时四目相对。

    肥?#27905;?#30340;灰白兔子正用着那葡萄似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李慕妍捻着?#23433;说?#25163;顿时停住,人也不自觉的?#26009;ⅲ?#23601;怕自己把面前这只肥兔子?#25490;?#20102;。

    她这是要叫呢还是直接扑过去?

    从没有?#36466;?#36807;野味的李慕妍感到前所未有的紧?#29275;?#24515;脏更?#38738;?#36890;噗通的狂跳着。

    就当?#37326;状?#20820;子皱了皱鼻子,迟疑的踏出第一步时,忽地不知哪来的一声尖叫划破天际,惊的面前兔子转身就跑!

    “欸兔子跑了!”李慕妍为那坏事的声音气急败?#25285;?#36825;下那还管?#31181;幸安耍?#30331;时扔掉菜叶追起兔子来。

    旁的知青才想说尖叫声是怎么回事,听李慕妍这句‘兔子跑了’,眼见一只灰白兔子跑了过来,哪还淡定住,一时都追了上去。

    肉啊!

    加餐啊!

    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荤腥的人,双眼都并出了绿光来。

    只是在追兔子的过程中,稀疏的林树间对面,忽地出现几个人影。

    随着彼?#35828;?#36317;离缩短,知青们认出这些人是村里人,且他们面上无不带着惊惶之色。

    “快跑啊同志!”

    ?#40763;?#30340;声音让追兔子的知青们心里打了个突。

    什么情况?

    还未来?#30473;?#38382;,便见村民身后?#30828;?#20687;被什么庞然大物压倒,随着哼哼声响,隐在半人高草里的野猪乍现!

    这下根本不?#20040;?#27665;喊,知青们转身就跑。

    三头野猪体?#39318;?#30805;,两大一小,?#24656;幻?#33394;黝黑的发亮,鬃毛更是竖的老高,长长的獠牙在大太阳底下发出森然锐光,嘴上发出哼唧不止的兴奋叫声,四?#27426;?#33151;蹬的老快──

    提步狂奔的众人恨不得自己多生几条腿!

    “你们干麻把野猪引来我们这!”许大平愤怒的吼。

    “我们也不想啊呼呼……”村民早跑的快断气了,可知自己一群人这么做,确实有祸水东引的成份在,便也顾不上喘的说:“能爬树的赶紧上树啊!”

    “呼呼……苏巧眉回村叫人帮忙了,再撑一下!”另一村民道。

    “大家赶紧找树爬上去!”

    李慕妍这来自现代的孩纸怎么可能会爬树?

    也只能跑给野猪追!

    而在慌忙奔跑间,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有种莫名的熟悉?#23567;?br />
    已经跑的胸肺要炸?#35828;?#26446;慕妍感到了奇怪,而这抹奇怪在听见村民的话时,忽地有什么窜过?#38498;!?br />
    那抹思维快的让人抓不住。

    李慕妍觉得那闪过的一幕很重要,可当她要再深想时,不知何时跑到她身旁的?#25991;?#33459;一阵尖?#23567;?br />
    她瞥眸,便见?#25991;?#33459;因绊倒整个朝她?#27515;礎?br />
    李慕妍眉心顿跳。

    这被?#35828;?#36824;得了,直直成了肉垫啊!

    李慕妍可没那种牺牲自己成全他?#35828;?#20255;大情操,登?#26412;?#24819;闪避,却不料?#25490;?#30340;大石绊了下,整个登?#26412;?#36825;么重重的摔在地上。

    那一瞬,臀背传来的尖锐痛意,让李慕妍疼的几欲背了过去。

    而同样摔倒在地的?#25991;?#33459;,被地上石头蹭的一双手满是血,也没去管的,只咬紧牙根的爬起来,接着要跑,可却移动个两步,整个人便因腿上一软,往地上的李慕妍摔去。

    才缓过疼的李慕妍见状,简直要骂人了。

    堪?#26263;?#33151;?#39184;危?#23601;是不当那垫背的倒楣?#24636;?br />
    照理说,她已经移开了些许,怎么的?#25991;?#33459;也不会再触碰到她,可神奇的是,?#25991;?#33459;满是血的手仍是拍在她胸口上。

    淡蓝的衣上一时落下了鲜明的血掌,李慕妍也被这一掌拍的肺要吐了出来。

    ?#25991;?#33459;绝对是故意的!

    这想法于?#38498;?#19968;晃而过,被拍的躺回地上的李慕妍,视线被?#26412;?#38388;荡起的一抹红中带绿的色泽捕住了心神。

    原身妈妈留下来的玉坠子……

    染血的玉坠……

    电光火石间,武洲市晋江湾,苏家庄,邵承志,?#25991;?#33459;,苏巧眉等地名人名及近日发生的事,随着这一蹿而过的思维,让她想起了穿越前一天,实验空档看的那篇年代文……

    金?#31181;福?br />
    她的金?#31181;福?br />
    同时间,追人追到撞断树的野猪,晕乎乎的停顿了会,猪鼻子动了动,登时被空气中的血腥味刺激的如吃了兴奋剂般,朝倒在地上的两人?#26082;ァ?br />
    “哼唧唧──”

    “快跑啊慕妍凝芳!”

    “快跑──”

    野猪的叫声与周旁人紧张的大喊,连摔两次,摔的不轻的?#25991;?#33459;被那奔来的野猪吓的一阵哆嗦。

    ?#25991;几?#32039;站起身,拔?#33050;?#24320;前,瞥了眼李慕妍衣上的红手印,唇瓣不自觉勾起。

    奔跑的野猪,一时溅起了不少泥沙草屑。

    ?#23601;?#39134;扬,命在旦夕李慕妍却是一把拉出?#26412;?#19978;,那系着玉坠子的红绳。

    她想吃肉!

    于是看?#25509;?#31699;时,她也打起了山上河?#25163;?#24847;……然而她不知道山上的溪涧在哪,最后只能求助系?#22330;?br />
    系统装死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知青女配已上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下文学只为原作者棠十四的小说进行宣传。?#38431;?#21508;位书友支持棠十四并收藏知青女配已上线最新章节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官网
泳坛夺金481破解 小股票赚钱吗 陕西11选5走势图软件 竞彩足球能不能赚钱 宁夏11选5彩票 欢色球红兰旧版分布图 四川金7乐官网下载 抖音和火山小视频都怎么赚钱 陕西11选5中奖 分分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2014年2月19上证指数 怎样投注秒速飞艇 给力赚怎么赚钱 山东11选5基本任选 3d历史保存在哪 发布小视屏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