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87;?#35760;住【新笔下文学 www.iejkd.club】,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巧巧番外最终:

    文件被摔在桌子上, 有几张照片从里面漏了出来,朱凌宇直接上前攫取女人的手将她往桌边一甩, 目眦欲裂指着照片:“这些照片你给我好好看, 好好给我解释!”

    男人的动作突然又用力,徐婉整个人踉跄地撞在桌沿边,肚子倏地一阵疼痛, 似有人拿了一把刀捅了她一下,腹部?#34892;?#30153;挛。

    她捂着肚子趴在桌边,皱眉痛呼。

    女人五官紧拧在一起,朱凌宇看着她神色愣怔一瞬,?#31508;?#32447;触及到那些照片时, 他又咬牙切齿, “告诉我, 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朱凌宇, 你还是不是人?”徐婉抬头朝男人咆哮,但心里却咯噔一下。

    在此前,她在安全期时稀里糊涂的跟那个男人是有过一次, 而她是带着目的靠近朱凌宇的,所以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是没有特意避孕的, 所以这个孩子肯定不可能是那个男人的。

    朱凌宇冷笑上前, 伸着直接把文件里的东西全都倒在桌面上。

    “我不是人?”他说着按住女人的头往桌上的照片上一压, “怎么?你跟这个男人关系很好是不是?”

    “好到让他?#24403;? 让他摸头, 还一起上了床是不是?”他语气暴怒, 将女人禁锢在桌上让她动弹不了。

    “朱凌宇,你?#36276;?#25105;。”徐婉在男人手下?#36361;?#24515;中还?#34892;?#24778;恐,她不知道这个男?#35828;降字?#36947;了多少,“我跟别人清清白白,你?#25512;?#30528;几张照片就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清清白白?”朱凌宇?#36276;?#22905;,然后拾起一叠照片往她?#25104;?#19968;甩,“好,那你说说看,你跟他是怎么个清清白白?”

    徐婉得了空隙看着桌上照片,照片上是一家甜品店,是那晚她离家后她跟那个男人见面了,但是当晚他们并没有在一起,仅仅只是吃了些甜品。

    她又扒了一圈,除?#35828;?#26202;的照片之外,这两天没有?#35009;?#29031;片能证明她跟那个男人有关系,所以他刚才说的上床一事,是他自己的猜想。

    “是,那天晚上我跟他见面了,但之后?#19968;?#20102;租房,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我的室友。”徐婉眸光浮着冷意看过去,“?#25512;?#36825;些照片,你竟然?#23460;?#25105;肚子里的孩子?”

    她的话朱凌宇仿若?#27425;牛?#20182;有少精症自然是没有告诉过徐婉,易?#21697;?#35828;得对,他们两个在一起这么久,孩子都没有自然?#25104;希?#25152;以这个孩子很可疑,只是现在他只有这些照片。

    他面色阴鸷盯她,再次冷问:“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他的话音?#31456;洌?#24464;婉手腕直接朝男人一扬,将巴掌甩了出去,“朱凌宇,你别太过分,这个孩子就是你的!”

    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回响在客厅里,男人?#25104;?#32467;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易?#21697;?#29983;不了孩子所?#38405;憔推?#25105;要我生个孩子?”徐婉眼眶泛红继续咬牙道,“现在她怀孕了所?#38405;?#23601;想甩锅了?所以……你就拿这些照片来污蔑我是不是?”

    这是朱凌宇第一次挨巴掌,从小到大,他爸妈?#35009;?#21160;过一根手指头,易?#21697;?#20063;从不这样粗俗,而他也?#28216;?#23545;女人动过粗。

    现在这个女人不仅给他带了绿帽子,还动了手?

    他懵了一会,下意识的朝女人打了一个耳光,“你个婊.子,少他妈给我动手动脚来转移话题,你非要给易?#21697;?#25353;上一个怀孕的名头,想掩?#38382;裁矗俊?br />
    他的动作太快,徐婉?#20174;?#19981;及,啊的一声一下就摔在?#35828;?#19978;,肚子又微微一阵疼痛。

    “朱凌宇,你竟然打女人?”她捂着脸不可置信的指着男人,“你还是不是男人?”

    那一句‘你还是不是男人’就像一根刺一样,突然扎了他一身,朱凌宇眸色凛然上前蹲身突然擒?#25490;?#20154;的颈项,紧紧捏住,“那个男人是你前男友对吧?你不说我?#37096;?#20197;查得到。”

    “若是我查到你跟我在一起时跟他上了床,我要你们两个好看!”

    男人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徐婉只觉得要窒息一般呼吸困难,她艰难地了张唇,嘴里吐出了含糊不清的几个字。

    “很好。”朱凌宇甩开手,清冷的视线划过她惨白的脸,“孕中期做穿刺?#21069;桑俊?br />
    徐婉止不住的咳了起来,男人如此迅速又肯定的语气仿佛已经认定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有问题,这让她?#34892;?#24908;乱,但她很快敛神,咬牙坚定道:“朱凌宇,你记住自己今天的行为,?#19968;?#35753;你付出代价的!”

    听着她语气坚定,朱凌宇心里也有点犹豫,如果这个孩子真不是自己的,她不敢这么肯定吧?

    “你最好保证这个孩子是我的。”他眼眸微微一沉,说完就直接摔门进了房间。

    一开始,朱凌宇从来没有怀疑过徐婉的这个孩子,因为她很年轻,比易?#21697;?#35201;年轻很多,所以她怀孕自己觉得没?#35009;?#19981;可能,但现在这些照片,以及自己的情况,让他不得不起疑惑这个孩子到底是谁的。

    门外传来‘砰’的一记关门声,应该是徐婉回房了,他脑海里?#20174;?#21709;着刚才她的话。

    她为?#35009;?#35201;说易?#21697;?#24576;孕,易?#21697;?#21040;?#23376;?#27809;有怀孕?#21683;?#26524;易?#21697;?#24576;孕了,孩子到底是他的还是别人的?#21683;?#26524;孩子是他的,那么徐婉的孩子是不是?#37096;?#33021;是他的?

    这种没有答案的折磨,才是最痛苦的。

    思来想去,却越想越乱,镇定后,朱凌宇趟在床上,给易?#21697;?#25171;?#35828;?#35805;?#22836;?#20102;信息,可是那个女人都没有回应。

    这一晚,他失眠了,迷迷糊糊要睡时,又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他一下惊醒了过来。

    门外是徐婉的哭声,朱凌宇确定了一会才去开?#25319;?br />
    门外,徐婉穿着睡衣,哭得?#23114;?#24102;雨的,“朱凌宇,我流了好多血,我求求你送我去医院吧。”

    朱凌宇低头,女人下.身正滴着血,他微微惊恐,侧头一看,从洗手间那边到房间?#36276;冢?#28404;了一路的血。

    他脑子轰隆一下,脱口而出一句:“换衣服。”

    两人赶到医院时止血做了检查后,医生便因为先兆流产要求徐婉住院保胎。

    ?#25226;现?#21527;?”朱凌宇眼眸微沉问。

    “她的子宫壁太薄了,我们会尽力。”医生头也不抬道,她实在不想说,才二十一岁的女孩子这子宫壁薄成这样,很明显不只是流产过一次。

    “以前有过流血的吧?”她又?#24066;?#23113;。

    徐婉点?#35828;?#22836;,“偶尔有一点,?#36824;?#24320;了保胎药。”

    “那你们还不注意?”医生淡道。

    徐婉闻言抬头,恶狠狠的盯着朱凌宇,冷笑道:“动手的时候很得意吗?#21683;?#26524;这个孩子有?#35009;次?#39064;,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朱凌宇沉默。

    “你是他老公吗?”医生听闻两人对话便问朱凌宇,“以后如果不想要小孩最好做好安全措施,不然以后就不好要孩子了。”

    朱凌宇听着她的话入耳,心里的火又增了几分,徐婉跟她一起这么久,他可一次都没有让她流过孩子,说这话?#21069;咽裁綽移?#20843;糟的账算在他头上?

    他眼眸含刀看向徐婉,狠狠咬牙道:“我知道了。”

    徐婉闻言垂首,?#35009;?#35805;也说不出来,她明明才说了流产一次,医生怎么会?#30340;?#20123;话?

    朱凌宇安排徐婉住院后又打电话叫了护工过来才去了公?#23613;?br />
    到了公司后,他还是联系了律师,?#36824;蓯裁?#24773;况,先把财产分配确定一下,其他情况再说。

    联系了律师后,他?#25351;?#35843;查的人打?#35828;?#35805;,但对方回应还没有情况。

    整夜没睡好,他在办公室躺了一会,脑海里一连串的问题浮现,他越来越觉得心中不爽。

    一整天在办公室里想着这些锁碎的事又没有结果,朱凌宇?#34892;?#24515;烦意乱,要下班的时候,他鬼使神差的把车开到了易?#21697;?#20844;司楼下,等了近半个小时,那个女人才从楼上下来。

    她今日穿着一件吊带的短裙,露出了纤细的长腿,外披了件博薄针织的小外套,跟以前刻板?#30452;?#23432;的装扮迥然不同。

    朱凌宇一时?#34892;?#24867;住了。

    易?#21697;?#30475;到他时,还?#34892;?#24778;讶,?#36824;?#19968;想到昨晚男人的那通电话她就没有拒绝他,随后跟着他去了餐厅。

    选的餐厅离公司不远,这里以前易?#21697;凭?#24120;跟朱凌宇来过,所以两人都很自然的点着自己?#19981;?#30340;东西。

    “以后有?#35009;?#20107;你直接打我电话?#28034;?#20197;了。”易巧巧开口道,“你这样来找我,我怕有人会找我麻烦。”

    她的话带着?#24187;?#30340;指意,像是对他的打搅?#34892;?#19981;悦,朱凌宇抬头看着她,女人面色平静,语气似乎?#34892;?#30095;离,他感觉有点陌生。

    他给女?#35828;?#20102;红酒,然后被她拒绝。

    “不好意思,身子不舒服,我喝热饮?#28034;?#20197;了。”她笑道。

    朱凌宇心里一顿,如果她真的怀孕,那确实不能喝酒,他视线从她面上往下一?#24120;?#21482;是?#34892;?#35805;想当面问个明?#20303;!?br />
    易巧巧看着他,嗯了一声。

    朱凌宇沉吟片刻,端了红酒喝了一杯才问道:?#30333;?#22825;电话里我问你的事,是真的吗?”

    易巧巧闻言,心里轻蔑一笑,男人斯文的脸看上去?#34892;?#24980;悴,看来昨晚应该有点?#35009;?#20107;发生。

    她眉梢轻轻一扬,“你说的?#35009;?#20107;?”

    “怀孕的事。”朱凌宇纠结了一个晚上加一个白天,他便直言不讳。

    易巧巧眼眸微沉,面色带了一丝冷漠,她端着热饮慢慢喝了一口,才慢斯条理的应道:“明天就要离婚协议了,你?#25910;?#31181;问题有意思吗?”

    模棱两可的回答让人抓心挠肝,朱凌宇心头更加?#21507;輳?#20182;手机往餐桌上一放,直接道:“易?#21697;疲?#25105;只想要一个答?#28014;!?br />
    “你给行不行?”

    当然行了,耍一下意思意思就好了,所以易巧巧沉默了几秒后,扬眉一笑:“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不一定会跟你离婚。”

    朱凌宇拢着手深吸一口气,“为?#35009;?#20320;昨天会在医院里?”

    易巧巧一笑,“难道我不能去医?#28023;俊?br />
    “可是徐婉看到了你的b超单。”朱凌宇还是希望易?#21697;?#24576;孕,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说服自己徐婉的孩子很大程度上会是他的。

    “原来她?#34892;?#23113;?”易巧巧漫不经心地笑了笑,“我不知道她为?#35009;?#36825;么说,如果你今天要一?#26412;?#32467;这个问题,我就不陪你吃饭了。”

    她说着欲要离开,却被男人一把按住手。

    “陪我喝点酒。”朱凌宇紧紧攥着她的手道。

    男人力度有点大,攥得她的手有点生疼,易巧巧又安静坐了下来,应了一声好,“我只喝一点点。”

    朱凌宇缓缓松开了她的手,?#25351;?#33258;己倒了一杯,她没有怀孕,那徐婉的孩子?#37096;?#33021;不是他的。

    易巧巧看着他面色阴沉,又?#34892;?#28014;躁的样子便给调查员发了信息。

    过了二十来分的样子,对方回了信息,说徐婉住院保胎了。

    易巧巧眼眸微微一闪,对这个信息?#34892;?#24847;外,她心思飞快翻转,看着男人已经见底的杯子,很快?#25351;?#20182;倒了酒,“你好像不是很开心?”

    “没有,只是昨晚没睡好。”朱凌宇并不想在她面前失态,“再想着明天之后咱们两个再?#35009;?#26377;?#35009;?#20851;系,所以就有点不?#35270;Α!?br />
    易巧巧心里冷笑,之前逼着离婚那么紧,转头就说还不?#35270;?#21602;,垃圾。

    她朝男人举杯,笑道:“没有?#35009;詞视?#19981;?#35270;Γ?#31163;婚后大家又不是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朱凌宇舒了一口气,他喝完一杯酒,应道:“你能这样想,我实在?#34892;弧!?br />
    话音?#31456;洌?#20182;放在桌上的手机倏然震动亮起,是徐婉的电话

    朱凌宇顿了一会,余光瞥了对面的女人一眼,随后很快按掉。

    易巧巧?#30333;?#27809;留意,朱凌宇又继续喝着酒,电话又适时的响起,他看都不看一眼就又按掉。

    “谁的电话?”易巧巧笑问,“接吧,没事的。”

    朱凌宇面色微沉,他看着徐婉发来问他?#35009;?#26102;候加回去的信息,回了信息后直接将其删掉。

    “只是广告推销的电话。”他收了手机道。

    “那就静音好好吃饭吧。”易巧巧柔声细语说着话,又频频给他倒酒,一晚下来,两瓶酒已经见?#20303;?br />
    晚餐临结束前,易巧巧就道:“要不要我帮你叫代驾?”

    “不用了。”朱凌宇伸手抚着额穴揉了揉,“我休息一会,一会?#19968;?#33258;己叫的。”

    男人并没有喝醉,但他面色醉红,看上前像是很难受的样子,易巧巧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抛了话:“要不先去我那里,我给你弄点醒酒汤,一会喝完再回去?”

    朱凌宇闻言一怔,这个女人?#36824;?#22806;表改成?#35009;?#26679;,内心还是和以前一样爱自己的,不然她不会说这样的话,他微醉的眼看过去,鬼使神差的点?#35828;?#22836;。

    易巧巧今晚只喝了一点酒,他同意后,她坐在驾驶座上开车回了家。

    到了家后,易巧巧给男人煮了汤,听着他跟电话里的人吵架,她唇角轻轻?#36824;矗?#36716;身去卧室拿了半颗?#35009;?#33647;。

    ?#35009;?#33647;当然不是她的,是易?#21697;?#20043;前没用完,自发现朱凌宇出轨小三怀孕后,她频频失眠,所以去医院开了一点药。

    弄好醒酒汤后,易巧巧把东西端了过去,男人那边也刚好结束了对话,她看了一眼时间,“我用冷水泡了,是温的,快喝吧。”

    朱凌于宇?#35835;?#20960;下领带,在椅子里坐了一会,视线看着已经改动过的室内,心里?#34892;?#19981;是滋味。

    刚才徐婉一个劲的崔着他去医院守夜,明明知道他昨晚就没怎?#27492;?#36807;,明明都有护工,为?#35009;?#38750;要他过去不可?

    这人与人一旦对比,彼此的缺点和优点,都有着鲜明的差距,做为老婆,无疑易?#21697;?#26159;?#32454;?#30340;,他突然?#34892;?#21518;悔了,但?#36214;?#19968;想,?#20174;?#19981;知道在后悔?#35009;礎?br />
    “谢谢。”朱凌宇说完端着醒酒汤喝了起来,一样的味道,喝起来还有点舒心。

    易巧巧看着男人将一碗汤喝完,笑道:“休息一下吧,现在才九点多,等清醒一点再过去也不迟。”

    朱凌宇点?#35828;?#22836;,转身在沙发趟了一会,软软的沙发?#25413;?#26517;,好似还散着熟悉的味道,就像催眠的香一样,使他眼皮越来越沉重。

    易巧巧洗澡出来时,男人已经趟在沙发上睡着,她走过去,随后面无表情的将他的外衣脱掉,然后在他颈项侧处捏了一颗看似若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成总裁的情妇[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新笔下文学只为原作者夏挽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挽歌并收藏穿成总裁的情妇[穿书]最新章节

超级高速公路之王官网
最正规的手机棋牌游戏排行榜 qq分分彩开奖官网结果 春节赚钱小项目 北京快中彩走势图 云南11选5前三直开奖 从何时起新股必定赚钱 黑龙江十一选五任四遗漏 如今免费的代理赚钱好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梦幻西游网游好赚钱吗 福建11选5走势图用什么软件 加拿大快乐8开奖时间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 2018赚钱的手机app 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 58彩票平台澳门五分彩